文創投資的真面目

一群文化創業產業的朋友聚在一起,東南西北胡亂閒聊著。

文化界說,以前大家都不重視文化,現在每個人卻都在覬覦公共文化資產。國際化只是商人的煙霧彈,最終我們的文化,一定會先被中國化,悲情又壯烈。
創投界說,文創投資相對在傳統製造業的投資,規模真的不大。VC投資文創只是搏點運氣,賺點小錢。難賺的文創投資被汙名化了,無辜又哀怨。
而創意界的朋友們,思維習慣無邊界,本來就要面對國際市場。反而安然自在,創意照想,生意照做,真是悠哉啊。

文創投資的論戰

創意相對於文化,更容易產業化。生意要多大,面對的市場就要多大。想做大生意,不碰國際市場的話,業績去哪生出來。文化對文創作品擁有化龍點睛之效,但因有區域在地化的特質,面對國際市場時,文化就通常不是主體,只是創造價值的元素之一。

發展文化創意產業,主要訴求在產業。對商人來說,將本求利是自古以來,天經地義的天理。堅持要文化涵養,不想要經濟化的,也很好啊。社會總該有堅持理想的現代陶淵明存在。但想賺錢獲利,就要了解產業經濟概念,否則千萬不要隨便踩進產業來。商業環境本來就要兼顧利益,這是本質,沒有對錯。

佛印與蘇東坡的故事裡,江上風帆點點,往來匆忙,佛印說:「無非名利二字」。要進產業的船,上面就要有利。船上的生意人可以不要面子,但是裡子可絕對賠不起。文人雅士也在江上乘船,想吟詩作對,清心寡慾也不壞。就算台上說不要利,得名後私下有利。只要沒違法,商人也是一笑置之。這是個人本事,各自尊重就好,無妨。

文創投資評估的為難

文創在公部門投資興盛,喊的震天嘎響。期望未來能誘發產業乘數效應,讓文創經濟活絡起來。不過,任何產業的發展問題都是一樣的,倘若最終消費市場沒起來,要整個產業快速發展,談何容易?

傳統評估投資方案中,至少要考慮消費者購買、市場規模與可複製性等一堆要素。倘若文創投資的獲利退場機制還沒找到,創投哪有臉去說服大老闆們投大錢。大群春燕不知道何時會來,大夥早已等得不耐煩了。不過,務實聰明的文創生意人,早已先掌握旁邊一群群的小雞小鴨。管它是B2BB2G,小賺一筆再說。

文創投資中,專家都說主要在投資「人」。偏偏文創人本來就有高度變異的特質,價值難以量化。無法量化,就不能有效管理,更難評估投資效益。一炮而紅之前的文創明星,有多少把握知道自己會紅,紅的關鍵因素是否能複製再現。到底紅是能力好,還是八字好?連我也想知道。

我的文創投資

左腦管邏輯,管理性。右腦掌創意,掌夢想。讓右腦人變創意人,或讓左腦人變右腦人,哪個比較快?個人比較喜歡找懂文創的生意人來組經營團隊。作品題材的市場性、創意人才的整合、執行可行性與市場發展規模,都是文創投資評估的必要變數。

其次,要掌握文創的消費客群。沒有客群,我去哪收錢回來? 只要懂欣賞,願付費且規模夠大的客群,就是鎖定的目標。投資案的大小,決定在能掌握市場的規模與風險大小,不是自己喊爽的。若想做大一點的文創生意,只能往高成長市場發展。此時,大陸或國際市場當然列為兵家必爭之地。

文創投資既然難直接回收,換個角度思考,「文創化」也是發展高附加價值的策略。也就是說,把文創當作投資「策略」,而非投資「標的物」,做為彰顯價值、鋪路架橋的用途。無論科技文創化、傳產文創化或商用不動產文創化,都是文創附加價值的展現。此時,要作投資評估就簡單許多,而且回收獲利還挺不錯的。

您在表象上吵,利害的文創生意人早就私下在賺了。如何佈局文創市場,以形造勢,掌握獲利關鍵。您看懂了沒有?